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东西,你很怕我?”祝凉臣的手往我衣服里面伸了进去,我猛眨眼睛,心跳突突的。

    “陪你演戏演完了,还要陪上,床是吗?祝凉臣,你真当我是出来卖的?”我捂住小胸口,努力想摆脱他,却奈何拗不过人家的力气。

    好比,小胳膊和大粗腿斗。

    祝凉臣没停手,反而越来越上劲。我在他怀里瘫坐一团,软的不行。

    “你越动,就越想引人犯罪。知道吗,沈期,你十八岁的时候,我就想娶你。”

    十八岁?十八岁那会儿,我在干什么,为了高考,拼死拼活的读书,整天埋首在题海,别人有的早恋叛逆,自己都没有,也真有,还特么是上了大学以后,严格对我轰炸式的追求。

    至于祝凉臣大叔,我真的没有半点印象,如果不是因为严家的关系,他最多是会出现在那些富豪榜杂志上的封面人物。

    和我沈期,八竿子都打不着。

    可现在,我因为要离婚和他阴差阳错的滚了床单,特么的现在说要娶我,我是不会信的。

    在祝凉臣要扒光我最后一件遮羞的小裤子时,我一脚踹在他脑门上。

    他就那样毫无防备的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堂堂的祝凉臣,景润食品的老总,就这样被我踹倒在地上。

    原因:大白天发,情未遂!

    想到这画面被曝出去,我就忍不住想笑。

    但看着某人神态自若的样子,我立刻就淡定了。

    祝凉臣躬着条腿坐在地上,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一脸疲惫的样子。

    我和他用眼神对峙了几秒,看到他没动静了,我才敢转个身勾着腰去地上捡衣服。

    刚捞起一件,我还没来得及穿上,腰上就被人圈的死死的!

    接下来,我直接被强要了,还是从后面。我整个人都站不起来,两腿打颤的扶着餐桌。

    我被他从地上捞了起来,他将我抱在怀里,我手无力的勾着他的脖子,也跟吊着差不多了。

    他一脚踹开里面的格门,我才发现里面居然别有洞天。

    透明浴室,情侣大床,还特么好像是电动带声的。

    这配置,我也都是被左宜灌输的多了,在脑子里也就自然储存了。

    祝凉臣将我放在床上,自己翘着个屁股拐进了卧室。

    我正蜷个身子在那想小睡会儿,又被他挪到了浴室,放在热气腾腾的浴缸里。

    我心想,还好不是没人性。

    四脚八叉的正准备舒服下,再把那身男人的味道洗去,太特么刺鼻了。

    整个过程,我都没再和祝凉臣说半句话。论起嘴巴上的功夫,我从前自认为不输任何人,但是搁祝凉臣这里,我会被直接秒成渣渣。

    “从了我,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祝凉臣坐在浴缸边儿上,一脸的意气风发,手上拿着块纯白的羊毛巾。

    我愤恨的给了他一记白眼。

    后面,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理他半句。出餐厅门的时候,那些店员们都用那种看小情敌的眼神看着我。

    祝凉臣跟我身后,问我还要不吃点什么,累不累。

    我瞅见一辆出租车就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