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第二章:他最有情也最无情

    外面雨下的特别大,雨声粗糙,窗户砸的震天响。

    严格不答应和我离婚,又家暴了我。

    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几乎每一处都在流着血。

    我被他用绳索绑住手脚坐在冰凉刺骨的地板上,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成碎片丢在一边。

    “沈期,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背叛我?”严格红着眼问。

    我冷笑的看着他,“你可以的,我也可以。”

    “啪――”

    严格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掌风疾厉,我疼的半边脸近乎麻木。

    “沈期,你太让我失望。”严格一字一句都被咬的极重,压抑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严格,好聚好散,行吗?”我如同在恳求,想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尊严。

    “你想回去伺候你爸?”严格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心猛地咯噔了一下,沈家是我的恶梦。

    沈知海更是。

    一些恐怖晦暗的恶心画面立刻涌上脑海,我下意识的全身颤栗。

    “为什么要提起他来?”我歇斯底里的红眼吼道,声音粗哑的如同鸭子叫。

    从前的严格待我,千好万好,所以我的软肋他都知道。

    “说,你到底和谁睡了?”严格掐着我的脖子问,我拒绝回答他然后跑回了娘家。恰巧沈知海和我妈这段时间出去旅游了。

    严格出现在几天后,为了带我去参加严家的家宴。

    严家有钱,黑白两道都有自己的势力,但家里内部利益关系的争斗却也是复杂不堪。

    他来的时候,我刚起床,穿着睡衣,头发零乱不堪,两眼无神,跟一个活死人根本没什么差。

    而严格,西装革履,意气风发。

    “你来做什么?”

    严格软的比我想象中更快,“沈期,我错了,我带你回家。”

    “别,我没有家,那不是我家。”眼泪从眼角滑落,滚到干裂的唇边,泛开的是无穷尽的苦涩。

    眼前落下一片阴影,“后天严家家宴,你必须陪我一起去。”

    “如果我不呢?”我倔强的看着他。

    “你不会的。因为沈知海比我更不是人。”严格笑道,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手抬起,特别想狠狠的抽他一耳光,但是我却使不出半分力气。

    出门,回严家。

    三天后,便是严家家宴,我探听好一切,尤其是关于祝凉臣的所有。

    这次宴会他不会来。

    我神态笃定的坐在椅子上喝茶,几个孩子在我面前嬉闹,看的我心突然一紧。我和严格,结婚几年来都没有孩子,也怪不得……

    我去医院偷偷检查过,确实是我的原因。

    想到这,我忽然发现严格好像去了二楼书房许久没下来。

    我信步上楼,刚到书房门口……

    “霍婕肚子里的孩子,你想办法留着,小期和你这婚,是不可能离的。”严老爷子的话,一字一句传入耳中,轰炸着我的每一根脑神经。

    “沈,沈期她……”严格欲言又止,但我料定他不会说我出轨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