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Cao?!”

    左宜的话就像是一个炮仗一样把我从床上给炸了起来,我用着从来没有的速度跑到了窗口,愣愣地看着左宜所说的黑衣人。

    祝凉臣,严家的老爷子是他的父亲啊!不管怎么样,那都是祝凉臣的亲生父亲,他就这样带着我,利用我活活的把老爷子给气死了?

    我只是光速明白了这么一件事情,关于祝凉臣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将我带去,关于祝凉臣前几天说的“他死了。”

    “你说严老爷子是不是疯了,被祝凉臣气死了还要把所有的钱给他?”

    经历过了霍婕的事情,我发现那么多年的闺蜜情也就只有左宜是真心实意能够说话的了,也毫不避讳的将我心中猜想讲了出来。

    因为家庭原因,左宜比我懂得更多,帮我把下巴按了回去,让我张大的嘴巴好不容易闭上,然后给我解释了一番。

    “先不说是不是严格他爷爷给的,祝凉臣的能力和崛起速度你也看见了,说不定是他策划来的。”

    “你是说,他不只要气死严老头,还要黑他的钱?”

    不对不对不对,虽然左宜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是我还是不住的摇头,不相信这些事情,祝凉臣如果是这样的人那就太恐怖了。

    更何况以我的了解,我这个前小叔从来都不在意严家会给他什么,现在所有的成就都是白手起家,自己挣来的,说不定还嫌这钱脏呢。

    “快别想什么祝凉臣了,你可长点心吧,现在严格他一分没捞着,又来找你,和霍婕那个贱人说不定要黑你啊!”

    好的不灵坏的灵,左宜的话还没说出口多久,她家的门就被重重的敲响。

    我和她相视一眼,双方的眼里都有着丝丝的惊恐,我知道严格是一个什么样的德行,没了钱他现在绝对是气急败坏的。

    窗边上,我又偷偷的去看了一眼那些个黑衣人,发现早就没了踪影,看来敲门的就是他们没错了。

    “祸福相依,沈期我们跑不掉了,走!”

    左宜咬了咬牙就像是赴死一样,就差高声朗诵一首诗歌了,坦然的带我打开了门,我的手死死的拉着她不敢放开。

    “沈期,你果然在这儿啊,我们回去吧。”

    意料之中的狂风暴雨没有来袭,我眼前的严格仿佛回到了几年前人模狗样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笑意和温和让我死心塌地。

    “啊?”

    左宜在发现状况不对之后一把将我护在身后,然后发出了疑问,可严格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我,一直盯着我看,让我心里有些发虚。

    现在严格已经变了,绝对不是当初那个样子,我才不会被他骗走,我不去。

    “和我走吧沈期,爷爷走了,我们去见见他。”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严格和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保镖已经走进了左宜家门,看着敌我双方悬殊的战斗力,我觉得还是从了吧。

    总好比撕破脸鬼哭狼嚎的被带走强,左宜还在这里我不能够拖累她,拍了拍左宜的手,我点点头随着严格走了出去。

    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我不知道,现在的沈期没有未来,过去也就那样了,最坏也不会差到那里去,索性放开胆子一点。

    “你要做什么?没拿到钱现在来寻仇了?”

    “不是这样的沈期,我们之间需要好好谈谈,先去吃个饭吧。”

    没有等我同意或者摇头,他就把我推入了车子,即使严格脸上装的再好,语气再柔和,我也是能够从这一推的力道里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