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门后严格的车开的飞快,我知道他不是高兴,还是得逞的激动。

    或者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很高兴,高兴地是我上钩了,他接下来的所有剧本和计划都能够顺利进行。

    但即使我不和严格演戏,就算是极其不配合严格的话,他也会有别的方案带走我,或许是打骂,或许是绑架。

    总之不如这样体面的回去,演戏的精髓在于到底背后谁能得逞。

    我相信这一次我能在严格的谎言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要我知道了严格想干嘛,那我就能够通过自己的手段报复他了。

    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我承认我沈期的幼稚,但不得不说这样是最有快,感的。

    你严格想要干什么,我就刻意去破坏什么,本来我都走了,你非要来招惹我的话,就死定了。

    这条路我和严格走过百遍,以前的生活都是这样度过的,从餐厅出来回家,然后再我俩的别墅里翻云覆雨。

    手上被他硬塞的戒指也是硌着我难受,一切都在讽刺着我自己。

    “老婆,沈期。”

    玄关处我蹲下身来脱鞋,今儿穿的高跟鞋有些难脱,我用手才将鞋子给扒拉下来,就被严格抱了个满怀。

    熟悉的喘息声,还有压抑着情欲的语调,无不在预示着严格想要做什么。

    我的身子紧绷,完全不适应他的手在我身上游离的感觉,而抵着我的炙热,也是被我隐隐的和祝凉臣做了一番对比。

    真的是不如祝凉臣。

    现在我的变得有些没脸没皮,总之都不在,我也不会挂在嘴上,事实也是当真如此。

    莫名的回忆了一番祝凉臣之后我觉得脸上有些燥热,严格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大,我俩跌跌撞撞的就要走向卧室。

    “老婆,我好想你。”

    迷乱的吻从严格处落在我的脸上,我皱着眉头一闪,推开了严格,现在我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就连恶心都不存在了。

    “严格,不是说谈谈吗?现在是什么意思?”

    “沈期,你不懂吗?我想要你,给我......”

    “我没兴趣,如果要谈,就继续谈,如果不要,那我就走了。”

    看着严格自己解开的衬衫还有松开的领带,我能知道他有多么的迫不及待,更是觉得莫名其妙,既然有了霍婕他干嘛这么急?

    而且他既然知道了我和祝凉臣上过床之后,干嘛还要追着不放,难道他是个抖M?

    “你是不是想着祝凉臣,沈期你是要为他守身如玉吗?”

    我毫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我不在的时间里,严格和霍婕一直住在这里,或许沙发上曾经是他们的战场。

    这一切已经和我毫无关系了,严格的异常让我更加确定有所图谋,而且所谋不小,他之前有多厌恶我,现在我就有多厌恶他。

    “我是不是为了祝凉臣我不知道,但是霍婕还怀着孕呢,你不要对她负责吗?”

    “不要提她,沈期我们才是夫妻。”

    “可惜了,快离了。”

    你来我往之间,我和严格一开始刻意营造的温馨又是消散了去,空气了混着一丝丝情欲的气味,我讲客厅的灯开到最亮,避免了所有的意外。

    “天晚了,我们先睡一觉,明天早上再谈吧,回去不安全。”

    严格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就面向了我们之前的卧室,言下之意就是让我和他一起,难道霍婕不在?

    但是我还是拒绝,说的话也是很刻薄,和严格住一间屋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