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不为所动,知道这是他骗人的话,只淡淡了回了一个“嗯”。

    可能是我的态度太过于冷淡,严格终于憋不住了,他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将我笼罩。

    “沈期,你究竟什么意思?”他用质问的语气冲我说,好像现在是我在无理取闹。

    我心里有些酸涩,深吸了一口气稳定情绪后,我冷静的看着他说:“离婚!严格,我现在只想跟你离婚。”

    “休想!”严格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起,他目光冷厉的瞪我,“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所以让你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我离婚”

    什么男人?

    我紧皱着眉,满头雾水的问:“什么男人?”

    话音刚落,严格走上前,狭促的眯眼,嗤笑道:“沈期你装什么傻?你在外面背着我偷了哪个野男人,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他这么一说,我才猛地想起来,他是在说祝凉臣。

    不过,严格应该想不到,上次我睡的是祝凉臣。

    思及此,我随口扯了一个谎,敷衍道:“我只不过是掏了两百块钱睡了一只鸭,没有什么野男人。”

    “掏钱找鸭,你当我死了?”染上怒气的语气,严格气得面红耳赤。

    我直视着他,反唇相讥:“你都能和霍婕上,床,我为什么不能去找鸭?”

    严格被我一激,扬起手一巴掌就要扇下来,正在此时,我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随着铃声响起,他那一巴掌硬生生的顿在半空中。

    我警惕的瞥了眼严格,后退了一步,拿出包里的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

    电话是我的闺蜜左宜打来的。

    没有一点迟疑,我划过接听键后,电话刚接通,话筒里就传来哭声。

    “左宜,你怎么了?”我着急的问,语气中夹杂着关心。

    哭声慢慢的停止,话筒那边安静了一阵后,左宜带着哽咽的声音才响起,“沈期,你能出来陪陪我吗?”

    她心情不好,具体原因她哭的厉害我也没听清。

    在电话里,左宜哭的很伤心,要我出去陪她喝酒,就在以前我们经常去的一个酒吧里。

    挂断电话后,严格就站在我面前,用探究的目光看着我,“大半夜的哪个野男人给你打电话?”

    我实在听不惯严格这样说话,也不打算搭理,一言不发的走到玄关处换鞋。

    “你要去哪?不准出去!”我还没走出门,严格就上前来拉住我。

    他脸色阴沉,像是笼罩着一层乌云。

    “今天晚上我已经陪你演够戏了,放开!”我呵斥了一声,说完直接推开他。

    这是我对他说过语气最重的一句话。

    严格还想拽住我,然而我已经换了鞋跑出门。

    出了门,我走到马路边,打了辆车直奔约定好的酒吧。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酒吧面前停下,我付了车钱疾步走进酒吧里。

    酒吧里灯红酒绿,男女在舞池中纵情扭动着身躯。

    我站在门口,逡巡了一遍后,才在吧台上看见左宜。

    她穿着一身红色包臀裙,衬出妖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