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电话我没有勇气接,更不想接。

    看着手机屏幕暗掉,我长舒了一口气,殊不知,更大的戏还在后面。

    冷风刺骨,我开始冻的打哆嗦,但整个脑子,也是越发的清晰。

    车忽然靠边停了下来。

    我转过头看着祝凉臣,他脸色沉重,干净利索的将外套脱下来给我穿上。

    不带半分的犹豫,也没问过我是不是愿意。

    我一直盯着他,他却没看我一眼。

    气氛突然变得严峻了起来,直到我和祝凉臣抵达酒店门口。

    是当初我跟踪他而去的酒店。

    我下了车,脱下他的衣服还给他:“祝凉臣,我们别再错下去了。”

    他迟迟没有将衣服接过去,“我带你来,只是看戏而已。”

    我不明所以,但心里似乎又猜到了几分。

    他忽然将手伸过来,揽着我的腰,低声问道:“那里,还疼吗?”

    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是他给我上过药的地方。

    我没说话,自动的往旁边退了几步,却想着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跟我走。”祝凉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却都充满着无限的魅惑感。

    是,跟着他的女人,定然能荣光无限。

    但要这个女人换做是我,只会害的他一败涂地。

    “不了,我还是别上去了。”我缩着身子,不敢看他。

    “如果你还想离婚,现在就跟我走。”祝凉臣说这话时,一脸的波澜不惊。

    他走在前面,我亦步亦趋的跟着。

    他一走进酒店门口,所有的服务员都立刻走过来,站的整齐有致朝他颔首问好:“祝总好。”

    我自然而然成为众矢之的,这样的场面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识,说不震撼是假的。

    严格虽然也是个十足的富二代,但严家家里男丁,他是最没出息的那个,所以他才要千方百计的拴住我。

    “嗯,都去工作吧,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谁都不准泄露出去半个字。”祝凉臣站在前台的位置,在电脑前不知看了什么,再走到我身边时,他手上已经多了一张房卡。

    我跟着他上了楼,然后下意识的想给严格打电话,但我刚打开电话本的页面,一道黑影便笼罩在我的眼前。

    “现在给他打电话,让他走,然后让他继续伤害你?”祝凉臣扣着我的手机,神色不明的看着我。

    “我知道你看过,但是你没有留下证据,打官司的话,你不占理。”他继续说,言语和态度和之前在酒吧判若两人。

    叮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八楼。

    祝凉臣将房卡塞到我手里,又把他手上不知道何时多出来的相机给了我。

    “我在你上次跟踪我而去的房间等你。”他淡淡的说道,随后便转身退回电梯内。

    我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双腿却是像灌铅一般,挪不动半步。

    沉思了一会儿,忽然瞥见手臂上那条猩红的疤痕,我便铁了心要和严格真的结束。

    我看了下,相机已经调好,一切只是等我去开门,拍下证据,离婚,去和我爱了七年的男人彻底说再见。

    心像是被人一层层剜下那一般的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