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约莫到了午夜时分,我听到耳边就响起一阵疙瘩疙瘩疙瘩的声音,仿佛有人在行走,而且,声音的源头仿佛就在我的头顶。

    “难道,所谓的变态色、魔是从头顶上来的?”我仿佛看到漆黑的天花板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眸光。

    我没动,而是摸了摸一直放在床边的木棍,那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只能去喊隔壁的燕一夕了。

    妈的,这里不会是闹鬼吧......

    我咽了口唾沫,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仔细的想了想,我好想还真的没有认真研究过这间屋子。

    那种细密的脚步声还在持续。

    到了最后,我摇头否定了之前的判断,这么急促的声音,人类根本就发不出来,这可能是一只多脚动物,也可能是很多只动物......

    叮咚!

    就在这时候,门铃陡然响起,划破漆黑的夜,蓦然传出!

    我原本紧绷的神经险些断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额头竟然布满了汗珠,后背也是窜起一阵阵凉意。

    长出了一口气,我并没有动,选择静观其变,外面的门已经被反锁了,里面不开外面根本就无法进来。

    我就不信,他们会强行打开。

    就算他们和酒店勾结,我也不信他们敢配房间钥匙,因为那些现有的早就被封锁了,真的配了钥匙,那肯定早就被抓了。

    叮咚!叮咚!叮咚!

    房门的铃声又响了起来。

    宾馆的房间隔音是很好的,只要声音不大,外面很难听到。

    要来了么?

    我心中有些惶恐,这是本能,人类对于未知的东西都会本能的产生恐惧,亦或是兴奋。

    门铃果然不响了,之后也再没有想过。

    这就像午夜凶铃一般,房间内陷入了无尽的死寂当中。

    忽地,一股白色的烟雾状气体,从门缝里渐渐地渗透了进来,雾气很浓,白色中夹杂着一丝黄色,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玩意。

    对于这种情况,我早有准备,之前吃饭的时候就掺杂了一些燕一夕给我的解毒药,对于那种气体应该会有些抗性。

    果然,三分钟之后,我的脑袋微微有些发晕,但意识至少还在,没出什么问题。

    接下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进这扇门。

    忽地!一声诡异的叫声,划破黑暗!

    “瞄!”

    漆黑且空荡的房间里,漠然得划过一道毫无人性的绿光。

    是一只黑猫!

    原来之前头顶上那奇怪、的声音竟然是这只黑猫发出来的,它的四肢踩在天花板上,尖利的爪子摩擦着地面,发出疙瘩疙瘩的声音。

    但它的出现,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到了这时候,我反而没了恐惧,心中升起了一抹期待。

    我在想,对方到底要怎么进来。

    没过几分钟,我的表情便凝固了,呆若木鸡。

    又是那只猫,它竟然跑过去用爪子打开了房间的门!

    这是我先前完全想象不到的。

    尼玛啊,说好的不许成精呢!

    这只猫竟然也是个帮凶。

    门开了,有脚步声,有些凌乱,是两个人,很快,门又关上了。

    灯开了。

    我半眯起眼睛,看清了来人。

    果然,其中一人是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