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怕什么?”果真是沈知海的声音,简直想什么来什么。

    “有事?”到现在,我终于能够在和他独处的时候不紧张到手心发汗了。

    沈知海笑着朝我走来,我注意到,门是他打开的,现在虚掩着,没有关。

    分明我洗澡的时候就已经反锁了,看来……

    “知海,你到小期的房间来做什么?”转眼,我妈也赶了过来。

    我和她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颗心才算慢慢安稳下来。

    “你紧张什么?我只是想问问女儿,严家的财产她打算如何处理。”沈知海笑着将话说完,脸上的褶子几乎都能夹死蚊子。

    我看的是一阵恶寒。

    所谓好心维护我,不过是觊觎严家那块属于我的蛋糕。

    “这个就不需要二位费心了。我想休息会儿,麻烦你们出去。”在沈家,我是孤独的,这点我早就心知肚明。

    沈知海脸色忽然变得晦暗无比,我妈也脸色变得有几分怪异了起来。

    我笑着将话说的更委婉了几分:“只要我妈还在沈家,我就不会忘了自己也姓沈。”

    “好,女儿这么懂事,定然不用我们多操心。”说着,沈知海就被我妈拉了出去,只是关门的一瞬,我听到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啪。

    我下意识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门口便发现我妈躺在地上,脸上是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嘴角挂着血丝。

    “你想干什么?疯了吗?”我挡在我妈身前朝着沈知海吼道。

    沈知海扶了扶他那副金丝眼镜,哂笑道:“我疯没疯,十年前你就知道。”

    “小期,别管我,快进去。”

    这样的戏码,十年来上演了无数回,每次都是这样,没有任何新鲜而言。

    半夜,拿着我妈留给我的钥匙从沈家逃了出去,却没想到的是外面下了好大的鱼。天乌黑乌黑的,看不到半点光。

    就像我沈期的未来,在发现自己老公出轨后,变得暗淡无光。

    我独自在雨中等了很久,才终于打到了一辆车。

    只可惜,还他妈的是一辆黑车。因为他把我带到了我最不想去的地方:严家。

    从我回国,被警察护送回沈家,再从沈家出来被严格找的人绑回去,前后不过两天的时间。

    期间,祝凉臣留给我的手机,一直有陌生电话进来,但我一个都没有接。

    此刻。

    严格面色铁青的坐在我面前,我被他打的跪在他脚边。

    抬眸,便对上他那双猩红的眸子。

    “沈期,你知道我他妈现在多恨你吗?恨不得现在立刻死你!”严格几乎炸毛,说完这句话又一脚将我踹翻在地上。

    他踹的位置正好在我的胸口,上次祝凉臣为我上药的地方。

    我疼的将身子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我想从地上爬起来,却又被人用脚死死踩住了脸。

    我仰头往上看过去,便见到霍婕那贱人的脸,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沈期,你居然还敢回来找死,你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