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谢你收留我,我走了!”

    人跑的快一点,我都已经离开祝凉臣的攻击范围之后,才悠悠的丢下了一句话给他,然后跳上了左宜的车。

    “快走快走!”

    安全带还没系上,左宜的车已经窜了出去,只要我说话,她就一定会执行,最多事后再问。

    长出一口气,我一直盯着后视镜,没有出现任何人的身影,也没有咆哮传来,瘫倒在副驾驶上,我感觉到了身体前所未有的疲惫。

    “你在严格那里怎么了,昨天晚上那个祝,祝凉臣就打我电话问我你在哪儿,刚好你发了消息,我就和他说了,然后一起找你。”

    “真奇怪啊,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还不止呢,他还先我一步去找了顾恒,还知道我的喜好,就算是知道左宜的电话号码我也不稀奇了,或许他调查过我。

    但是左宜的话也是给我答疑解惑,为什么祝凉臣那么晚会出现,应该是收到了消息去找我,这种心意让我心里有了一丝暖意,原来不是巧合,只不过我和他错过了而已。

    “不过我又看见那个和他一起的帅哥了,今天早上叫我来这儿接你,孙子扬!电话号码我都要着了。”

    原来那人叫孙子扬,我点了点头算是记下来了,这次他救我,下回找个时间好好感谢才对。

    而如今我脱离了祝凉臣的身边,严格一次不成一定会有下一次,我靠在椅子上苦苦思寻哪里才是安全的场所,左宜家已经不行了。

    “带我去沈家。”

    那个地方我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的,但是只有沈知海能够让严格忌惮,我现在有了证据,离婚后分得的财产可以用来和沈知海做交易。

    更何况他密谋害死我的母亲,在别墅里是一定有证据的,现在他如愿以偿的迎了别的女人进门,那我在沈家也是暂时安全。

    借沈知海躲避严格,在用离婚后的财产和他周旋,顺道搜寻证据,是我现在最好的出路了,来不及多想,我就让左宜调头。

    “不是吧,你疯了?”

    “严格现在什么都没有,他不敢去沈家叫嚣,现在保命最重要。”

    “一码事归一码事!你躲严格这个恶狗,去狼窝做什么?再说了严格被车撞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你怕什么?”

    被车撞了!这个消息让我浑身一个激灵,脸上浮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笑容,不停地在放大,恶有恶报,他严格出了车祸也算是老天替我出了一口气。

    昨天严格还在身后追我呢,怎么就被撞了,还躺在医院,一定伤势很重!

    我来不及多想各种缘由,总之因为严格的伤势,我的危机暂时可以解除,霍婕作为严格的相好,这个时候肯定是要守在一旁的。

    这种机会来之不易,能让我过好久的舒坦日子呢,更何况等到严格好了,我这边也会马上起诉离婚,不会再给他们下手的机会了。

    我眼中的光芒越来越亮,现在这种大好的时间一秒也不能浪费,我得赶紧找顾恒商量一下对策。

    “我喜欢乖的女人。”

    不知怎么的,祝凉臣这句话忽然盘旋在我得耳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