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

    顾恒的话说了挺久之后,我才慢慢地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祝凉臣没错吧,祝凉臣委托他来办理我和严格离婚的事情?

    随后我的脑子里渐渐地把祝凉臣说的几次话串了起来,从在顾恒的事务所门口看见他,到昨天说已经找人的事情。

    难道祝凉臣一直在说的就是顾恒已经着手了?

    这么一说来也是极有可能的,祝凉臣调查我,知道了左宜,知道了顾恒,然后先我一步来摆脱顾恒,省得我在和顾恒有纠缠。

    这么一想我难免有些自作多情,祝凉臣说要娶我,说想我,还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难不成是在避免我和一切男人接触?

    吃醋的小气鬼。

    我暗自腹诽了祝凉臣两句,就和顾恒解释起来,当然是不会和盘托出的,毕竟我和祝凉臣之间的事情有悖道德。

    “我和祝凉臣之间有些恩怨,你应该也知道了祝凉臣说要娶我的事情,当时在宛城是闹得风风火火,其实他是利用我。”

    顾恒脑袋比我灵光,不然也不会成为有名的律师,宣布婚讯和严老爷子的死间隔不远,绝对是有关联的,这里面的利用并不需要说的多详细。

    “大概是感到抱歉吧,反正就先来委托你办这件事情了,他调查过我,应该是猜到了我会找你。”

    这话已经说的尽可能的合理,如果往我自作多情哪方面靠的话,顾恒也不一定会信,谁会相信祝凉臣那样一个天之骄子看上我这个已经嫁人的女人呢?

    总之在我的解释下,顾恒也是没有了疑虑,点点头之后就招呼我吃饭,然后拿出了手机帮我联系技术人员准备修复手机。

    这其中我和严格的离婚牵扯众多,我和严格的婚内财产几乎是没有的,全部属于严家,在严老爷子死后全部都被抽走了。

    但是严格手上还有着房产和地皮,据我所知肯定也有钱,不然他拿什么挥霍。

    做生意不行,偷鸡摸狗的本事严格比谁都厉害,在严老爷子眼皮底下扣住了很多公款做私房钱。

    现在已经不是饭点了,而我也是吃过饭才来的,所有的精力都在和顾恒的商讨里。

    我能够提供严格藏钱的卡号,最好能拿到流水。

    之后严格婚内出轨霍婕的证据,顾恒说他会帮我搞定,但是这些并不能让严格净身出户,毕竟祝凉臣公开宣布要娶我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一个不小心,会被严格反咬一口,到时候霍婕如果藏起来,他完全能够矢口否认这样一个人存在。

    “如果......他家暴呢?”

    我咬了咬牙还是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这是我婚姻生活当中最大的耻辱,如果不是一心想要严格得不偿失,我应该会烂在肚子里一辈子。

    “沈期,你疯了,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婚!”

    “先说这样公布以后,会多有力。”

    顾恒满眼的心痛,而我则是转移了视线不敢和他对视,他的心意我全部都知道,但我没办法接受,之前是因为装了严格,现在......现在我不应该来打扰他,他要有更好的人生才对。

    “你,家暴持续了多久,中间你有没有去验过伤,或者去医院的病历。”

    “没有验过伤,但是去医院的电子病历应该还在,不知道严格会不会先去删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