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起床了,你今天不出车吗?”

    “那车我一人的,爱几点几点。”

    几乎是花光了我所有的耐心,才把左宜从床上扯下来。

    不过看见她把我用心做出来的早餐吃了一个精光之后,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我和严格夫妻三年,还浓情蜜意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我出去做什么,在家就是准备着和他共度三餐。

    “严格已经知道你这个小公寓了,我觉得我还是赶紧换个地方住,否则他出院了要来找麻烦的。”

    “说的轻巧,你有钱吗?”

    一句话正中我的心脏,用着委屈巴巴的眼神我幽幽地看向左宜。

    她说这话不是扎我心吗?!我和严格还没有离婚,就这么跑了出来,一分钱没有拿到不说,还签了丧权辱国的离婚协议。

    本来还管理着严家几家公司的,现在什么都没有,除了这几年存下来的余钱,也不剩多少了,早晚坐吃山空。

    “我看啊,你还是赶紧去买个手机,然后呢就找找工作,咱不在乎钱多钱少,包吃包住就行。”

    “再说了,你不还有祝凉臣吗?怎么他不知道你的处境?”

    左宜揽着我的肩膀发表着豪言壮志,而我依然没有放弃那种眼神,祝凉臣,我要是真的靠祝凉臣包吃住,那我和霍婕这种人有什么区别。

    再者,我昨天晚上已经做出了取舍。

    不过左宜说的也在理,包吃包住的工作现在还不好找吗?随随便便一个服务员都可以包吃包住,这点苦我沈期还吃的了。

    听从了左宜的意见我匆匆上街买了一部新的手机,电话卡一插,我就具备了出去应聘的基本条件了。

    再回来的途中,我无疑瞥见了药店,自从我和祝凉臣上次那啥,还没有三天,避孕药......

    还没等我想完,身体就已经走了过去,是了我沈期不能生,大概是祝凉臣那句“那是严格不行”太有针对性了,让我都有一些恍惚。

    男人的鬼话果然是不能够相信的,二人世界只不过是方便他严格在外面瞎搞。

    而我现在沦落成了孤家寡人,连孩子都没有一个。

    妈妈也是走的不明不白,偌大个世界,我已经没有寄托了。

    神游似的回了家,21世纪的信息如此发达,就在左宜回家的时候,我成功找到了我的工作。

    “沈期,你有没有搞错,你23岁了还去便利店?”

    “宛城这个地方说大不大,上流圈子都是一样的,风口浪尖上,谁敢收我?”

    我的话里满是苦涩,我也不想和大学妹去抢一份工作,但是实在是这种关头,公司和企业都不会聘用我这种风云人物。

    除非我离开宛城。

    可是我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离开了。

    还好便利店离左宜家不远,就在别似天的小区里,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就是住的地方不太妙了,上班的第一天,我从女老板手上接过宿舍钥匙的那瞬间,就已经料想到了结局。

    空空荡荡的简装房,除了生活必须的家电还有一张床板以外,什么都没有,但还好是一室一厅的屋子。

    回想起老板的话我也感到庆幸,24小时营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