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瞬间想用无数黑箭将祝凉臣插满洞,我下意识去看顾恒的脸,复杂的像是在思考国家重大决策。

    “我走不走,是我的权利。”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来干涉我的自由,青天皎皎的,我爱去哪去哪。

    祝凉臣立刻一脸阴霾,冰山脸能够冻出渣子来。

    忽然想起之前和那些吃饱没事干的姐们聊的荤段子,你把男人在床上伺候爽了,他就会让你生活无忧。

    现在看来,果真是我这几天?

    短暂又可怕的沉默对峙后,我好好的说起了人话:“顾恒是我大学时的学长,我只是过来找他有点儿事谈谈。”

    “我已经谈好了,不用你谈。”祝凉臣说完这话,不管不顾把我提溜起来卡在怀里。

    左宜在我身后,看着祝凉臣的背影一脸花痴。

    “喂,你放开我!”我个子不算矮,但是搁在祝凉臣身边儿,肩膀都够不着他的。

    不管我怎么叫闹,他都对我放之任之,直到把我塞到车里,不管不顾的压上来就是吻。

    攻城掠地,天旋地转,我整个人都要被他陷了进去。

    下身很快便感受到了属于男人需求,灼热,迫不及待。

    不得不承认,祝凉臣床上功夫贼几把好,吻技更是好到不行!

    八成是女人睡多了,要不然怎么练就这样的活儿?

    脑子浮空那瞬,他忽然停了下来,捏着我的下巴,一双乌黑如深井的眸子就那样盯着我看:“小东西,你在想什么?”

    我被他这一声腻死人的叫唤雷到,“祝大叔,您都多大年纪。”

    “只比你大十岁零一个月五天。”他张口就答。

    这样琐碎的事,他怎么记得如此清楚,很闲?不应该啊。

    “嫌弃我老?我不能喂饱你?还是觉得,我床上花样技能还不够时鲜?”

    他一连三问题,问的我老脸烧的通红通红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我要下车!”我扒着窗户就想走。

    “都这样了?还想走?”他不知是何时探到了里面,异样的感觉在全身游走。

    理智几乎要被他的撩拨而占领,我也是有正常生理需求的人,尤其是在和祝凉臣做了以后。

    但现在,可他妈的不是时候,我妈丧期都没过,我还没给她报仇,我怎么有心思在这寻欢作乐!

    “走,走,你拿开。”我把他的手拽了出来。

    祝凉臣坐起了身子,然后随手扯了几张纸巾擦手,擦之前,还刻意将那只沾染着液体的手在我面前晃荡。

    这下我耳朵,直接红到了耳根子里。

    就要拉车门下去的时候,他忽然挽住我的腰往他怀里带:“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能够猜透你的行程,而且每次都能先你一步吗?”

    我忽然愣住,这个问题我都还没来得及想。

    我茫然的看着祝凉臣,刚好是顺着他的下巴一直看过去的,有种仰视的味道。

    “你想找沈知海不痛快,然后又思来想去不能轻易和严格离婚,自己净身出户,对吧?顾恒是谁,我早就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