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大早,我在我的房间里面整理一些关于顾澜的资料,准备提交给法院,正式向她提起诉讼。

    事情做到这个份儿上,也是她逼我的。

    看着我手里的这些资料,一条一条证据加起来,也是够她受的。

    “期期?期期!”

    我的房门突然被打开,祝凉臣闯了进来。

    我抬起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

    “祝凉臣,该怎么做我自己知道,你不要来做说客,劝我没有用。她自己做了这些事情,就必须要去承担,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继续整理的手头上的资料,准备好每一个小细节,这一仗必须打的漂亮。无论他现在来说什么,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不会再改变。

    天道轮回,人在做,天在看。

    但是看到他因为顾澜的事情这么着急的来找我,心里还是难免有点心痛,还是为了她,不是吗?

    “小期,谁都会犯错误,她态度不好,确实是她的问题,但是向法院提起诉讼,可不是小的事情。咱们私下调解,让她态度诚恳地给你道个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好吗?”

    我抬起头看着他,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就为了顾澜那个女人,我竟然从他的语调当中听到了一丝乞求的语调。

    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就这么想护着这个已经犯法的女人吗?我既然已经收集齐了资料,断然不会再放手。

    “祝凉臣,我告诉你,这种事情她逃不掉,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替她说情,但是你没有办法一直庇护她的,她要为她做的事情而负责任。”

    “算我求你。”

    听到这句话,我错愕地抬起头。他说什么?他说求我?他为了顾澜那个女人,现在竟然放低姿态求我?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祝凉臣吗?在错愕的同时,我越来越怀疑他跟顾澜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你说,求我?祝凉臣,你为了那个女人,连求我你都能说出来!她凭什么?给我个理由!”我的拳头不由得攥紧。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和顾澜之间发生的事情么。坐吧,我都告诉你。”

    他叹了一口气,自顾在旁边的沙发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终于要说了吗。

    “上大学的时候,我组了一个队,我们研究一个创业项目,想方案,参加各种比赛,拉赞助,投入实践。

    最开始,我们团队想了很多方案,屡屡碰壁。最开始的时候,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方案出现了很多漏洞。

    顾澜是我的大学老师。很偶然的,她知道了我们的事,因此她也尽心尽力的帮助我们。最后拿出了一个方案,并在比赛当中获了奖。

    不得不说她帮了我们很多,当然,因为我是队长,所以,照顾的更多一些。

    后来我们觉得方案可行,准备投入实践。可是拉赞助的话真的太难了。

    大多商家只会为了打出自己的牌子,赞助千八百,很难有一个企业真正为我们考虑,并大手笔投资。

    我们跑了很多家企业,屡屡被拒绝。

    我们不知道顾澜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