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里,我猛地睁开了双眼,只见四周漆黑一片,异常的寂静,什么也没有发生。

    汗丝正不断从额角鼻尖渗出来,我慢慢放松绷紧的身子,重新瞌上眼,轻微的舒叹一口气。

    原来是在做梦呀!

    都怪梦里的场景实在太逼真了,我差点信以为真,深陷其中。

    在梦中,我来到了一个旧式教堂,光亮吸引着我推开了那扇古铜色的大门,一时之间,在座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高耸的塔顶,绯红的地毯,各式各样的鲜花以及纯白的纱布和水晶,我很快明白过来,这是别人的婚礼现场。

    正当我躬身道歉,转身准备离开时,门突然被两个西装革履的人从内拉开了。

    我抬手微遮住被亮光刺的张不开的眼。

    顾澜手捧花束,搀着祝凉臣的手臂,两人缓缓顺着红毯走向我,我看见她的面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我想阻止,伸手去拦,他们却穿透我的手,继续朝前走。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镜湖透明的身体,接着又抬头看着即将走上台的两人,顿时急了,我疯狂的叫喊他的名字。

    “凉臣,凉臣!”

    可他什么也没有听见。

    最后,他们在牧师的引导下许下了誓词,在交换戒指的那一刻,我猛的醒了。

    我稍稍侧头,看向这间屋子唯一的门,见门缝外还没有透进灯光,便知道时候还早,放娇还没起床。

    睡意涌上来,迷糊之间,我又睡着了。

    但一直都不太安稳,梦一个接着一个的做,后半夜我醒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惊出一身汗。

    天渐渐亮了,屋里透进了一丝淡橘色的光。

    我早就已经毫无睡意了,放娇进来时,我正坐在床上盯着一个点发愣出神。

    直到她叫我的名字,我才反应过来。

    她走路一向都会发出砰砰的响声,怎么今天她来,我都没有听见什么动静呢?

    “早餐是我给你端过来,还是你跟着我去餐厅吃?”

    放娇一只手搭在门把上,一只手捂着哈欠连连的嘴,站在门口处慵懒的问我。

    她似乎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我一点也不想动,感觉移一下,浑身就累的难受。

    想开口说句话,也很艰难。

    “在这吧。”

    吐出的字,轻的可能只有我自己能听见,我瞟了放娇一眼,见她松开把手,朝屋内踱了几步,该不会是被我气若游丝的声音吓着了吧!

    “你不舒服吗?”

    她很快停住了脚步,不再朝我走来,语气依旧冰冰凉凉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把心里燃起的那点小火苗尽数掐灭。

    她那么恨我,怎么可能会对我心生一丝怜悯。

    很快,门重重合上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接着消散在逼仄的空气中。

    我原以为放娇走了,但没过多久,她却又端着面包牛奶返回了这间屋子。

    她将吃的放在床头,然后毫不留恋的离开,出门前,抛下一句话。

    “早餐不是很好,但多少吃点。”

    说完之后,便转身关上了门。

    我将视线转移到餐盘里的早餐上,蓦的想起前几天放娇对我的态度,心头蔓上点点刺疼感。

    可我却狠不下心来恨她,毕竟血浓于水,她是我的亲妹妹。

    我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丝毫没有想吃东西的欲-望,估计是昨晚做了一夜噩梦的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