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昏黄的夜灯下,祝凉臣坐在桌前许久。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发过呆,只是这一次,只要稍微一想到他只是正常的一次出门差点就永远失去了他心爱的女人之时,他就想要杀死自己。

    一想到沈期那张总是明媚坚强的脸蛋,在他面前只是一颦一笑都变得明丽动人起来。

    那是他祝凉臣心尖上的爱人,却被别人伤害。

    是否也是在这样昏黄的夜灯下,面对她的确实漆黑一片的寒冷。

    没有光的世界是多么残酷,她又有多长时间没有吃饱肚子没有说过一句话。

    只要一想到他的女人在别人那里受尽了折磨,而自己却毫无所知,他的心就会跟着痛得无以复加。

    他的眼眸越加深邃,这样失去她的每个夜晚,他都彻夜未眠。

    常常是一坐就到了天亮,满地烟蒂。

    电话却又在这个时候不适时的响起,他一低眼眸就看到“顾澜”两个字。

    手指狠狠的曲起,像是要把手机捏碎般拿了起来,祝凉臣死命的摁下了接听的绿键。

    那头率先响起女人欣喜的声音。

    “凉臣,你终于接电话了。”

    祝凉臣皱起眉头,他记得从前他每次遇到什么失意的事,顾澜总喜欢在电话里安慰他。

    也是这样的夜里,她的声音听起来都是那么清脆悦耳。

    可是如今,却像是掺杂了世俗的杂念和贪欲,变得丑陋和刺耳。

    他甚至不想说话。

    “怎么?”

    言语间是止不住的冰冷彻骨。

    顾澜愣了愣,原本有些喜悦的心情瞬间散开,恢复了一贯的平静。

    “凉臣,我是来问问你后天我们的结婚仪式,你是想要西餐还是中餐?”

    祝凉臣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的话。

    “随你。”

    她刚要说出的话被半路中噎了回去,声线也低了几分。

    “那好,凉臣,你找到沈期了吗?”

    被这样冷不丁出现的问题问住,祝凉臣死死攥紧拳头,咬紧牙关,一字一句的从嘴里吐出字来。

    “没有。”

    听到顾澜在那头故作紧张的吸了口气,平静的问道。

    “你说会不会永远都找不到她了?”

    纵然是祝凉臣,也楞了半分。

    这句听起来简简单单的疑问句,却让人听了不自觉的毛骨悚然,顾澜的声线通过电流传过来变得阴森不已。

    她这是……在威胁他?

    祝凉臣冷笑一声,已经没了耐心。

    “我已经如你所愿和你结婚,你何必再要死死盯着沈期不放。和你结婚后你便是我的妻子,顾澜。”

    也许是被“妻子”二字愉悦到,顾澜也没有追究沈期下去,匆匆挂了电话。

    祝凉臣结婚那天,顾恒体贴的为我关掉了网络,我一直倚在沙发上看着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

    一遍一遍的却看不进去一个字,只是静静听着时钟在流逝的声音。

    祝凉臣望着大厅里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不管脸上带着真心还是假意,他都已经不在乎了。

    听着喧闹的宴会上响起的婚礼进行曲,他远远的就望着顾澜穿着大红色的喜袍走了过来。

    她脸颊通红,看起来是真的很开心。

    可是他的脑海里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